五月

安清存梗。

安清梗。内有私设
  脑补了一出大戏…。觉得脑内剧场丰富写作能力欠佳,还是发出来心安。权当茶余饭后调解心情看看。x

  基本设定与花丸无差,私设安定清光相识但并不熟悉亲密,因为一部分记忆模糊是以人身现世的后遗症。每一把刀都是如此以防太过感情用事致使意外发生。
  两位审神者,简称审一,审二。
  有略微审清亲情倾向。
  碎刀注意,角色疑似死亡注意。

  初始安定睁眼,看见的是担任近侍的清光微笑伸手。清光是本丸的初始刀,和审一感情深厚。本丸其乐融融和睦大家庭。安定作为新刀就担任后备力量,每天内番锻炼力量,清光是他第一个朋友不过不怎么见面,偶尔见了教教他刀术,是安定憧憬的对象。
  然后一天就出事了。清光带队和审一去阻止历史修正,结果审一疏忽队伍编排有误陷入苦战。最后清光档为审一挡刀,本体碎裂。审一带着碎刀魂不守舍回本丸。
  审一是个沉默寡言但特重感情的人,清光是最亲密的刀。然后自此心病成疾,加上战斗受伤。花丸里有人让同为新选组的安定来试图安抚审一,审一将安定选为新的近侍却依然解不开心结。不久后离开本丸卸去了审神者一职,临走时用清光残存碎片加上其他材料锻了一把刀放在床头。
  不久新来了个审二,性格和审一不同。开朗又活泼。继续让安定担任近侍,有一天发现床头的一把刀,一时好奇拿去附魂,出来了个小清光。完全不记得之前的事情,身体也是小孩子模样,抱着比自己低不了多少的打刀本体。然后安定一看心里咯噔一下,本能觉得不对劲,不过还是念着旧情和主上命令尽心尽力教导照顾小清光。日复一日两人熟悉,安定和小清光保持一段距离,但耐不住小清光各种亲昵依赖(死缠烂打?x),最后给了他一个吻作为对他的肯定。
  又是一场战斗,审二让小清光编排进了队伍。结果安定一看小清光来这么危险的地方乱了心神,战局逆风。清光被火围困,一模一样的战场让他回想起了审一时的事情。安定一边喊清光一边砍杀敌人,然后力气透支半跪地上,透过沾血发丝看见恢复正常模样的清光自火中赤足踮脚踩着沙土瓦砾缓缓走出来,手持打刀衣物半褪红瞳映射火焰明亮得骇人,眼角似乎有干涸的泪痕。毕竟是先前主力,清光迅速投入战场动作轻盈悉数斩杀周边溯行军。路过安定时展颜一笑说多谢先前照顾,拉起了倒在地上的小短刀。队友看见短刀伤口在被拉起来时不小心扯到就责问一记,清光说战场上不能自己站起来就真的没人可以救得了性命了。安定始终觉得清光变得不似以往,却不知道怎么办。
  之后清光回本丸一切照旧,只是和本丸开始格格不入起来。白天各种监督训练工作,晚上去找安定。其实是喜欢偏要以返还旧情为由向安定提出邀请,安定本来也喜欢清光,从进本丸起就喜欢。于是二人不可描述xxx。二人后来有暖心有矛盾,但始终爱着对方。
  后来一次云雨过后清光咬着安定耳朵说了对不起。第二天安定起来没见人,然后翻遍本丸都找不到。通过审二一查发现他独自去了曾经为审一挡刀的地方。机器被清光做了手脚短时间只能一人过去,安定认定清光是要去改变历史让审一平安无事回来,于是毅然决然去找他。见到清光二人刀刃相向。清光以微弱优势取胜。清光看着脱力坐着的安定这才说出事实。
  清光一开始恢复记忆就知道,自己以这样的模样出现是不正确的。带有两段旧主的记忆,根源是审一锻的那把重铸刀。他来这里是为了阻止被带回而不是改变历史。安定理解了他的想法也明白这是他必须要做的决定,眼睁睁看着他一步步挣扎走向地上那把碎裂的刀,温柔抱住漂浮而出的虚影,说:“你没有被抛弃,有人陪伴着你啊。”他的第二个执念就是不让自己在离去时同第一次一样是孤身一人。最后烈火焚烧了两把刀,安定嘶喊出清光全名,看见火中的清光笑着挥手说了声“谢谢”。
  最终,安定独自回了本丸。在先前清光的规整下,加上他从清光那里所得的经验,成为一名分外出色的近侍。有天锻出一把打刀,他亲自去为其附魂,看见现身的清光,明白是最初的,没有二次痛苦记忆的清光。释然向人伸手,像是最初二人相遇时的模样。

  “请多指教。”
  “欢迎回家。”

end。

  期间有很多细节,例如清光对于自身的理智判断和情感纠葛,安定身为近侍羡慕先前近侍模范的清光又本能担心不安,还夹杂着喜欢感情在内的矛盾。两人感情曲折路程。两位审的相同和不同,清光和安定以不同形式展现出的同样的温柔。清光辗转战场中骄傲自由的赤色身影,大和守自始至终令人安定的一抹蓝色身影。
  但我写不出来啊…。
  暂且留这儿,但愿会有机会将它变作一篇完整文章吧。日后修正,欢迎提出意见建议?
  占tag致歉。

评论

热度(6)